網誌 Blog

為何仍堅持去維園悼「六四」?

 

每年「六四」晚上,維園都滿佈燭光。每一點燭光,都代表每一位市民對「六四」死難者的哀悼和爭取平反「六四」的決心。有些本土派人士認為「六四」事件已事隔多年,而且是在中國發生,與他們無關,所以毋須繼續悼念和爭取平反。聽到這些無情的說話,我當然無法認同,更感心痛。大家還記得一九八九年,北京有一班對民主充滿熱誠的學生為了推動中國民主發展而發起一場學生運動,可惜最後卻被冷血殘酷的中共政府屠殺。相信大家都不會忘記這椿慘劇。事隔二十七年,「六四」仍未平反,中共不但沒有停止打壓民運人士,就連死難者家屬想拜祭親人亦被阻攔,所以我們一定要為死難者討回公道。

近年,支聯會的「六四」集會受到不少學界和本土派的批評和攻擊。有人說「六四」集會過於形式化不應再辦,我並不認同。因為每年去維園悼念「六四」是表達對死難者的尊重和哀悼,是有需要的。以生日為例,大家每年都會慶祝生日,難道我們會説生日流於形式而不慶祝?又以拜祭先人為例,難道我們會説每年都去很形式化而不去拜祭?如果說每年去維園悼念很形式化,各間大專院校舉辦的「六四」論壇豈不是一樣形式化嗎?若要討論香港的民主發展,其實有很多機會,為何一定要在「六四」這個悲傷的日子舉辦論壇?每年「六四」晚上應該是悼念死難者,而不應借「六四」之名來舉辦其他活動。

我不認同有人說「六四」集會的悼念性質被政治口號騎劫,成為支聯會的政治舞台。因為悼念「六四」死難者和叫口號表達民主訴求是能夠並存的。八九民運當年所爭取的就是民主。只要支聯會堅守爭取平反「六四」和悼念「六四」死難者為主要目的,同時加入其他政治議題其實並無不妥。反而是學聯和各間大學學生會意圖將「六四」事件成為他們的政治舞台,藉此賺取政治本錢。其實港大的「六四」集會才是真正被政治口號騎劫。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表示,應藉紀念「六四」召集不同市民,討論更迫切的前途問題。由此可見,她是騎劫了「六四」集會來舉辦論壇談論政治。她亦表示集會上不會燃點蠟燭,豈不是集會連悼念的成份都失去了?這樣只會令「六四」集會變質和失去原本的意義。

我不贊成其他人另起爐灶,因為大家一定要團結一致,平反「六四」才有機會爭取成功。如果各自悼念,會令維園的燭光減少,削弱了爭取平反「六四」的力量。現時中共政府就是想分化泛民。維園提供了一個地方讓一班爭取平反「六四」和悼念「六四」死難者的人聚集一起。既然大家有共同目的,為何不一同去維園呢?近年因為有團體各自在尖沙咀、港大等地另起爐灶悼念,令去維園的人數由以往的十五萬或以上跌至近年只有約十二、十三萬人。若果這種情況持續下去,只會令爭取平反「六四」的成效大大降低。今年,學聯退出了支聯會,他們有着很強烈的本土意識,認為中國的民主發展與他們無關。若然支聯會和各間大學學生會一直未能取得共識,將來「六四」的悼念可能從此分道揚鑣,這種情況是最不希望見到的。即使學生領袖們決定不去維園悼念,亦不代表其他學生都不會去。

至於傳承方面,維園的「六四」集會必需靠年輕一代薪火相傳才能夠維持下去。

我相信仍然會有年輕人堅持每年去維園悼念。我們一定要堅持爭取平反「六四」,直至中共為屠殺人民的惡行向死難者家屬道歉和賠償。中小學的教科書在提及「六四」事件的部分極少,甚至內容偏頗,並沒有全面講述整件事的真相,所以我們應該加強在校園宣傳,讓「六四」真相不會被下一代遺忘。

最後,我希望「六四」事件能早日得到平反,讓一班無辜犧牲的死難者和學生早日安息。

 

 

港支聯通訊 第111期 2016/11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hka111201611/#11108

 


回應 Reply